新店最有名的風景區首推碧潭,在日治時期,碧潭就已被列入台灣八景之一。早期碧潭潭面更廣,一直到下游的公館附近,水深還能行船,都算在碧潭的範圍內。
採訪安坑廟宇 069
在先民墾植的時代,碧潭兩岸並無道路相連,往來只能靠流籠或渡船。由於地理阻隔,兩岸的移民也分屬不同陣營。右岸的墾戶以在大坪林落腳的泉州人為主,左岸移民則來自漳州,開墾的範圍在現在的大坪頂、頂城、下城,大湖底一帶。

 

早期漳泉二州移民相處並不融洽,為爭奪水源,常有械鬥事件。大坪頂位於新店溪碧潭左岸的高位河階上,視野寬廣,可俯覽整個碧潭水域。漳州先民在這裡建了太平宮,奉祀開漳聖王,除了作為信仰中心,太平宮也是防禦外敵的要塞。

太平宮是安坑最古老的廟宇,建廟至今已有二百多年歷史。這二百多年來,太平宮歷經了許多波折,足可見證台灣族群從衝突到融合的過程。

1853年大坪林的泉州移民襲擊,太平宮遭燒毀,神像被奪走,後才經協調贖回。日本統治台灣以後,對於台灣的傳統信仰多所限制,不僅不許太平宮改建,甚至一度欲予廢止。太平宫找來日本人寺廟之師父擔任住持,將太平宫改名為「碧潭寺」,供奉觀世音佛祖,迎合日本神道信仰,寺廟才獲得保存。

採訪安坑廟宇 063

太平宮主祀開漳聖王

太平宮廟後之大片山坡土地則由日本人徵用,1939年建立文山神社,祭神為開拓三神、明治天皇和能久親王。開拓三神是日本神話中代表國土經營的守護神,自然成為台灣的神道信仰中成為最重要的祭神。

1945年日本戰敗,國軍軍隊進駐太平宫,將大殿作為營舍。為了維護神明尊嚴,當時的寺廟管理人王水柳先生還將開漳聖王及廟內眾神明神像移至自家祖厝,暫時奉祀。

1947年國軍經過協調終於撤出太平宫,宮廟在地方人士的熱心贊助下,才開始改建,從最初的土造建築,改建成木造結構。1961年太平宮進一步改建,使用鐵筋水泥為建材,太平宮自此才有了穩固的基礎。

 採訪安坑廟宇 072

太平宮雕樑棟,建築宏偉

位於廟後方的文山神社在日本人撤走後即遭廢棄,1952年(民國41年)政府將文山神社舊址改建為空軍公墓,從此這碧潭邊的小小台地,又被加入了不同的記憶元素。

採訪安坑廟宇 088

空軍公墓牌樓

從民國38年國民政府遷來台灣以後,所有陣亡的空軍飛行員或機組人員,都是葬在空軍公墓。墓園裡每一個小小的墓碑,背後都有一個悲壯的故事,也紀錄著一個家庭的傷心往事。

早年國共內戰持續,軍機任務頻繁且多須深入險境,飛行員的折損率也相當高。這些殉職的飛行員,絕大多數都相當年輕,有些是二十出頭歲,年紀較大的也多在三十歲左右。

採訪安坑廟宇 096 採訪安坑廟宇 105

每一塊墓碑的背後,都有一段壯烈和傷感的故事

早期的飛官多來自大陸各地,他們將年輕的生命奉獻在保衛台灣,很可能在台灣連一位親人都沒有。甚至飛行員往往殞命於千里高空,屍骨無存,所以在空軍公墓埋葬,有很大的部分更只是空墓或衣冠塜,當年為了政治宣傳,飛官殉職,新聞常被隱匿,英勇事蹟不能獲得彰顯,更是令人不勝唏噓。

 
採訪安坑廟宇 114

從空軍公墓高處遠眺,遠方的宫殿建築就是太平宮。似乎神明與神靈,正一起在這裡護持著安坑的子民。

晚期的空軍飛行員,台灣子弟的比例提高了,在新樹立的墓碑上,會發現這幾年軍機失事殉職的飛官名字。看著墓碑上描述的殉職經過,很容易讓人想起記憶猶新的新聞事件。空軍公墓雖然是墓園,但因公園化的規畫,且經常有人管理清掃,並沒有陰森感。墓園裡也常有人來此散步運動或憑弔親人。

從早期的漳泉兵家必爭之地,到日本治台時期的信仰之爭,以至於空軍英靈的進駐,新店大坪頂真是一個充滿歷史故事,看盡人生起伏的所在。太平宮的石碑上寫著,「漳泉械鬥,已成往事,族群融合,端賴我輩。」開漳聖王、日本神明、漳泉二州的移民先祖,以至外省的、本省的空軍英雄魂魄,在此共同護衛著安坑子民,這真是很難得的歷史淵源。

下次來碧潭旅遊,記得花一點時間沿著精忠路走上大坪頂,享受一段足以洗滌身心的歷史人文之旅。

原刊於安坑有好報創刊號2013年10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