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上一期本報介紹了大坪頂、頂城及下城,那是清朝時期漢人來此開墾的地區,但若論近代的安坑發展,這次要介紹的公崙里和柴埕里,因地勢平坦,水源充足,農田廣袤,有段時間是安坑最富庶的區域。公崙是日治時期庄役場所在,柴埕則因五重溪的水運之便,商業繁榮。

已故鄉土畫家劉慶祥(海山)所繪的「安坑一角」描寫的正是安坑公館崙及柴埕一帶的早期風光。(翻拍自劉慶祥油畫作品集,新店市公所出版。)

公崙早期稱為公館崙。「崙」指的是小山丘,位置就是安康派出所和安坑國小這一帶的高地。清乾隆時,漳州人林、賴兩姓家族來此開墾,二家族均為拓墾富戶,建有收穀租的公館,因而得名。

日治時期,安坑庄役場、安坑出張所、安坑公學校(安坑國小前身)及信用組合(今農會)皆設於此。公崙以地利之便,成為安坑庄的行政中心。

047

位於安坑國小校園的孝女碑,是公館崙少數僅存的古蹟。

現在幾個機構仍設於原址或附近,但均已改建為新式建築,除了安坑國小內仍保留日治時期樹立的孝女廖嬌紀念碑,部分平房式教師宿舍,以及位於安坑國小對面的庄役場仍維持平房建築外,已少有古蹟遺留。

柴埕里的範圍近年來多有變動,早年範圍包含安和里一帶,現已大為縮小,名稱的由來則和五重溪的水運有關。早年五重溪(安坑溪)尚可行船,居民在山林裡種植相思樹,作為木炭的原料。收成的相思木材集中於溪旁,再以船運經新店溪運往艋舺,此地因此被稱為柴埕。

柴埕因為交通之便,一度商業繁榮,柴埕街(即現在的柴埕路)雖然只有小小一段,但從18世紀到日治末期,一直是安坑最熱鬧的商業區,店家密集,有豬肉販、布店、中藥店等,也曾有安坑唯一的戲院(戲台)。柴埕街一直到安康路開闢,五重溪水運廢除才逐漸沒落。

005早年的柴埕路稱為柴埕街,商店林立,是新店地區除新店街以外,最熱鬧的一條街。

五重溪與現在安康路之間,是大一片平坦土地,移民紛紛遷入耕作,例如從新店大坪林遷來的吳家,從板橋遷來的蔡家,甚至板橋林本源,都在此擁有大批土地。

吳氏先祖吳文遠來十四份設立吳日記,廣設田產,不含山坡林地,單是水田就有十多甲地,相當於三萬多坪。吳家置業有成,在現在的安民街上興建吳氏家廟「永思堂」,家族子孫至今仍維持年節聚會祭拜的傳統。

位於安康路二段1號的「原釡藝海」老闆姓蔡,其曾祖蔡牛港則是公館崙的大地主之一。除了擁有大片田產,蔡牛港亦經營茶販生意,茶葉收自三峽地區,以人力挑至五重溪裝船運往大稻埕。

公館崙和柴埕的地貌與家族財富的分配,在日治時期結束後,變動最大。早期的變動來自於政府的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政策,各大地主子孫分得的田產,分得較多財產的子孫,如無力自行耕作,土地多半被迫移轉給佃農,部分分得土地較少的,向親族或外人租田耕種,則受惠於政策,又成了地主。

另外,國民政府遷來台灣,也對本地的社區結構帶來衝擊。國防部在安坑設立通訊研究室,大批軍眷遷來此地。現在的公崙新村、安居公教住宅,以及正待遷建的台貿八村等,均是早年的眷村。早年的地主家族、佃戶,日治時期的日籍公務員、教師,以及後期以外省籍為主的軍人及眷屬等,此地也堪稱一個小規模的種族熔爐。

085

安康公有市場及停車場,是公崙里的地標性建築

本區域因地勢較為平坦,經濟發達,在安康路與安和路相繼闢建,以至國道三號也在此設立安坑交流道後,更成了交通樞杻,農田紛紛變成住宅區,尤其是安民街、吉安街一帶,因為交通便利,又鄰近安康高中、及人中學等,發展更快,較早發展成繁華的街市。

規畫中的捷運安坑線,將從安和路經過,並在安康路及十四份設站,隨著十四份的都市計畫細則發布,預期會有更多建商要在此開疆闢土,目前安和路和安康路普遍存在的鐵皮屋臨時建築,大概終將被一棟棟新建的豪宅所取代,到時這裡又將是一種全新的景觀了吧。

孝女碑的由來

孝女碑是為紀念大約百年前,一位就讀安坑公學校的女孩廖嬌,其孝順的事蹟。
 
廖嬌生於1903年,家境十分貧窮,平時除照顧年邁祖母及二個年幼的胞弟外,更須協助失明的雙親分擔家計。
 

廖嬌雖家貧,但仍勤於學業,在校成績優異,1915年獲當時總督頒贈褒狀,評定為孝女。

可惜廖嬌在1917年於放學途中,在山上撿拾柴枝途中,不幸為大樹壓傷,救治無效去世,得年僅15歲。

廖嬌之同學感念其孝行與不幸遭遇,興建「特賜褒揚孝女廖氏嬌紀念碑」於母校校園內。民國91年由當時台北縣政府核定為縣定古蹟。

 原刊於安坑有好報第二期2013年11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