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02

某此採訪途中,偶遇在三城湖種田的廖老先生,喝茶聊天時,他一直很驕傲於他年輕時在山裡種的一棵樹,經過六十多年,已長成樹型雄偉的大樹,要我一定要去看看他的樹。當天他穿著一件繡有「新店地區農會」字樣的夾克,因為本期的採訪計劃,本來就要採訪在地的金融機構,知道他常到農會走動,就約了他,先到農會拜訪,再請他帶我去看那棵樹。

122201

那個下午二個小時,聽老先生「驕傲」的說這說那,心中很受感動,寫下來和各位讀者分享。

廖先生是早期來三城開墾的廖姓先民的後代,早期廖姓十八戶人家來三城、三城湖一帶墾植,在山坡地種樹,平地種田,所以這一帶早期就被稱為「十八股」。三城的範圍約在現在安泰路到錦秀路之間,三城湖則是指安康路三段,從「中國焊條」這條小路進去的一片凹地。

廖先生今年八十五歲,但是一點也不顯老,記者去他家接他,看著他快步下樓,行動敏捷上車,介紹我們認識的朋友說,年輕人爬山跟不上他,初步覺得有可能是真的。

圖說:當年發育不良而免遭砍划的小樹,現在已長成二人合抱的大樹了。

娶到阮某,是我這世人最好運的事

在前往農會的路上,他看到路上市議員黨內初選的廣告牌,提到他的太太也姓吳,是吳厝底家族的女兒,問起有意參加初選的吳春美是不是也來自吳厝底。

然後他就開始說起他的太太,這是他的第一個「驕傲」。剛才到他家時,看到客廳裡擺放在一張色彩鮮明的老太太遺照,猜測他的太太可能過世不久。我問廖先生,您太太是不是「不在了」?他有點要糾正我意思,說了二次,他太太今年「回去了」。

「她是全天下最溫柔的查某人,從來沒有和人有過爭執,又會顧家。」說起廖老太太,廖先生開始滔滔不絕。「我在二十三歲那年聚了她,那時她十八歲。我實在是很好運,才能娶到她。她把家顧得好好的,節儉勤勞,賺的錢才能一分一毫守下來。」

廖先生說,他的太太雖然走了,但還是繼續顧著家。有幾次正要入睡,突然聽到太太在床邊喚著他的名字。他想,「阮某已經回去了,還會來叫我的名字,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交待?」,起床巡了一圈,才知道剛採收的一條一百斤重的冬瓜竟然出水了。出了水的冬瓜不能再送到市場賣,隔天一早趕緊騎車送給親戚加工做醃冬瓜。

「阮某都回去了,還在關心冬瓜出水的事。」隔天,另一條八十斤的冬瓜又出水,也是太太在床邊提醒才知道。瓦斯忘了關,太太也會叫他的名字,提醒他。

每星期天,在玫瑰城賣自種的麻筍

記者問他,今年八十五歲了,還在種田?他說(這是他的第二個驕傲),現在不種稻了,但是還種蔬菜、竹筍和香蕉。「我種的麻竹筍,看起來綠綠的,其實是最好吃的。」星期天的早上,他會將採收的竹筍帶到玫瑰中國城販售。「玫瑰城地點最好的水果攤,會把最好的位置留給我,我自己顧攤賣竹筍和青菜。麻竹筍一斤可以賣五十元,相當好價。」

來到光明街的農會,他像走灶腳似的熟門熟路帶我上樓,拜訪農會的主管。典型的農會會員與農會的互動模式,這在都市化的金融機構裡,可是很少見的。

再來就是去拜訪傳說中的大樹。這是廖先生最愛掛在嘴上的得意事蹟,「沒有人像我,種三年的樹就賺大錢。」那棵大樹是那個事蹟的遺留見證。

十八股的土地是共同持有的,各戶人家在地上耕作。幾十年前,他聽說油桐樹的價格很好,每百斤的木材可以賣五十元,他很大膽的去批了上千株的樹苗,種在三城湖的山裡。當年拼了命的施肥照料,樹長得很快,才三年左右,樹徑就有十公分左右。

種三年樹,就好運賺到第一筆大錢

這時來了一位日本商人,要收購油桐木作為合板的材料,廖先生把種了三年的油桐木全賣了,日本人收購的價格是每百斤一百六十五元,足足是市價的三倍多,廖先生因此賺了大筆錢。當時鄰地的油桐樹大多惜售,期待再等幾年,樹長得更大,可以賣更好的價錢。

可是這樣的訂單再也沒有出現,這個賺錢的機會只出現一次。廖先生把賣木材賺的錢拿去買土地,包括現在安康路邊上的一棟房子,現在租給人開便利商店,成為他晚年穩定的收入來源。

記者跟著廖先生拔山涉水,去拜訪那棵讓他得意的大樹,也見識到他爬山勝過年輕人的本事。那棵樹不是油桐,而是當年和油桐混種的「愛睏樹」,也就是早年由日本人自南洋引進,同樣可用於合板加工的雨豆樹。

早年安坑曾有小規模的煤礦開採,廖先生的愛睏樹大多賣給礦主,作為礦坑的支架。現在林中還遺留少數的油桐、愛睏樹,都是當年成長較差,不夠材積才被保留。

被保留下來的不只是樹,還有樹下的一小片土地。山裡的樹漸漸失去了經濟價值,隨著安坑的人口增多,建商也來此收購土地,屬於十八股的土地,也大多賣給了建設公司。廖先生捨不得那幾棵長大的樹,於是用一坪五千元的價格,買下了大樹周圍五十坪的土地,「這樣樹才能繼續活下去」。

 賣樹買地,這輩子最簡單的理財術

廖先生除了買下樹旁的一塊土地,當年他的「理財」方式很簡單,賣了木材存到錢,就去買土地。他在現在十八股的範圍內,還擁有一塊五分大(約一千五百坪)的田地。當年捨不得賣樹的親族,早早就把土地賣給了建商,只有他堅持不賣土地,在七十多甲的開發範圍內,他這塊土地的價值當然也不可與早年相比了。

廖老先生的故事算不上精彩。年輕時娶妻,共同勤儉打併,白頭偕老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種山種田,有錢就多買土地,種更大片的山和田,多存錢,少花錢,這也是最簡單的賺錢哲學。但是相對於現代,滿坑滿谷的愛情觀、婚姻觀、賺錢術、理財之道等,廖先生的故事雖嫌平淡,其實還真不平凡。

附帶一提。文中提到廖老先生和老太太勤儉持家,並不代表他們是小氣的人。和很多老一輩的人一樣,自己的生活過得儉樸,對於公眾的事務卻不吝嗇。三城日興宮重建時,有一對龍柱就是廖先生捐的,那並不是小小的花費。這樣的價值觀,也值得年輕一輩參考。

 

原刊於安坑有好報第二期2013年11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