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喜歡生態攝影,或甚至愛利用假日趴趴走的朋友來說,位於安坑柴埕路的牛伯伯的生態蝴蝶園區,已經不能算是「秘境」,不但網路上推介及遊記文章甚多,一些特定的時期,透過電子媒體報導,或是每年夏天螢火蟲大出,這裡簡直熱鬧像菜市場。

這篇文章要利用另一個角度介紹這個地方。

牛伯伯的蝴蝶園原本是個錦鯉養殖場,內部有大小不一的養殖池,飼養不同大小及品種的錦鯉,養魚的水來自園內的野溪,水質十分清澈,為了養魚,園內也建立了有生態過濾系統,以種植布袋蓮及培養益菌等方式維持水質。

牛伯伯本名呂輝璧,在民國67年時創了這個園區,除了「本業」養殖錦鯉外,配合這裡優異的生態條件,以及個人對生態、對環境永續經營,以及對社會發展的期望等理想,他用一己之力,在這裡種下了無數可作為蝴蝶幼蟲食草及作為蜜源的植物,並將一度遭土石流掩埋的野溪,一鏟一鏟的復原,讓原生的魚類可以在溪裡自在生長。

經過多年的努力,園區已自成一個富足的生態系,不但有蝴蝶、螢火蟲等「招牌」生物,還有各式的蛙類、爬蟲類、各式昆蟲等,成為一個理想的生態教育園區。

牛伯伯建立蝴蝶園的本意就在教育,所以園內也設有生態教室,牛伯伯也樂於以自己豐富的知識,教導前來的大小朋友認識各種生物,如何分辨、不同的生活習性,以及如何愛護環境來維護這些動植物的永續生存。

因為這個理念,牛伯伯的園區並不收取門票,蝴蝶園的維持主要是靠販售錦鯉的收入,以及極小部分來自與團體單位合辦的活動費用,和參觀者的自由贊助。

經由媒體的報導,蝴蝶園的知名度愈來愈大,尤其是每逢螢火蟲季,遊客蜂湧而至,門庭若市。可惜很多人是衝著螢火蟲和「免費」這個理由而來,經營者除了體力耗乏,財務上的壓力也益形沉重。何況牛伯伯年紀漸大,所經營的錦鯉養殖近年來也因疱疹病毒在養殖業界漫延,以及產業外移等因素,經濟來源更不穩定。

牛伯伯到現在仍維持不收門票的原則,對於來訪的遊客仍然熱情以對,每天還是從早忙到晚,種花換盆,製做堆肥等,做一些盡是耗體力的工作。他最近忙著的工作,是培植一盆又一盆的卵葉馬兜鈴。這種植物是很多蝴蝶的幼蟲的草食,他要種600株的馬兜鈴,準備分送給安坑的鄉親。

記者來這裡採訪,以客觀的角度來看,牛伯伯的經營真的很辛苦,一般外來的遊客,相信網路上的文章,以為在門口大聲喊聲「牛伯伯好」,就算已經付了門票,可以自在享受一個悠閒又充滿知性的午後時光,卻不知牛伯伯可能一整天都沒有一毛錢的收入,而他又堅持他的牛脾氣,不願定一個收費的規矩。

牛伯伯的蝴蝶園曾經度過野溪上游一度打算興建垃圾掩埋場的危機,據說也這樣得罪了不少有力人士。現在蝴蝶園也正面臨一個一危機,那就是園區和經營者一樣年紀漸大,體力和財力愈來愈無力負荷。記者個人認為,雖然推動生態教育和維護生態永續經營的理念是很偉大的,但是沒錢沒人的情況下,永續經營還是很困難的。

出人出力的的事情,沒有足夠的專業是幫不上忙的,但是如果有任何讀者讀到這篇文章,有機會到蝴蝶園拍拍照,欣賞自然美景,或是去享受成群鯉魚提供的熱情足部SPA,在牛伯伯的辦公室屋廊下,有一個不是很顯眼的樂捐箱,請大方的丟幾張鈔票進去。如果帶了孩子前來,再多丟個100元,換一包魚飼料,不但支持蝴蝶園的經營,大小魚池裡的錦鯉也可飽餐一頓。

最後這幾段話,是記者個人的建議,牛伯伯如果讀到這些,搞不好還會罵我多事。但是管他的呢,我覺得這樣做比較有道理。愛護地球是每個人的責任,不是嗎?

以現在社會價值觀來看,牛伯伯蝴蝶園的經營者真是一頭「憨牛」。

園內的錦鯉池現在已融入成為自然生態的一部分。

園內生態豐富,如果以走馬看花的心態來此,那就可惜了。

原刊於安坑有好報第二期2013年11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