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多前剛搬來安坑,第一次就來這家理髮廳理髮。店內陳設和一般小鎮理髮廳相似。但也有些小小不一樣的地方,例如店裡的背景音樂是英文老歌,沙發旁的書櫃放的不是壹週刊或獨家報導,而是成排的、慈濟出版的書籍和刊物。平凡之中,有一點點不一樣的氣質。

阿雪是店內的理髮師,幫我理髮時,嘴巴沒停過,一直數落著老公的缺點。她老公開計程車,但很少認真跑車,家計多落在她一人身上。一家五口,包括婆婆、老公和二個小孩,主要就靠剪頭髮的收入。但是另一方面,她也有別的計劃。理髮廳老闆準備和她合夥,在店門口擺攤,賣越南河粉。她對自己的手藝很有信心,還要我開幕時一定要來捧場。

不少外籍女子來到台灣,才知所嫁非人。期望與現實,有相當落差。我覺得她對婚姻是失望的,但對於在台灣的生活和工作,仍是充滿熱情的。

雖然河粉攤後來沒開起來,但我還是來剪過好幾次頭髮。有次聊到,為什麼不趁著安坑房價還便宜,買間房子,省得一直租屋付租金。她的回覆讓我有些意外。她認為安坑的學區不太好,她希望將來孩子能唸比較好的學校。

先不爭論所謂學區好壞的問題,一個家計沉重的外籍配偶,孩子都還沒上小學呢,就盤算起升學的計劃,是不是太不切實際了呢?

聽美智阿姨說,後來阿雪結束婚姻,帶了二個孩子回越南,進了中英雙語的小學,而且在短短的時間,小孩子也都能講越南話了,很能融入當地的環境。阿雪娘家當年就很不贊成她嫁來台灣,現在則很高興阿雪回娘家。家人對阿雪的小孩也很照顧、很疼愛。不過阿雪還是很喜歡台灣的環境,也已經取得身分證,還是希望有機會回台灣發展。

後來故事的發展是,一年多前,阿雪真的回到台灣了,在市區的理髮廳工作,收入也增加了。她和先生也復合了,她的先生搬到越南,負責照顧小孩,阿雪在台灣負責賺錢。

聽美智阿姨講這段故事。我突然覺得,阿雪就像我這個世代所熟悉的台灣女人,雖然際遇從非一帆風順,但都有熱情和堅忍的性格,去面對一切挑戰。在安坑這樣的小地方,有不少從南部北上打拼的年輕夫婦、外籍配偶、原住民等,認真且樂觀面對自己的人生。他們努力的過程,都是一篇篇小小的卻動人的故事。

安坑有好報會持續說這類的故事。

 

原刊於安坑有好報第二期2013年11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