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坑地區的土地利用受到層層限制,除了區段徵收範圍內的農地、住宅用地未能有效用,早期公家單位留下的一些舊建築、房舍等,或殘破閒置,或面臨拆遷難題,有待相關單位採取更靈活的方式處理或活化使用。

011

位於安忠路上的台貿八村,四十多年前由國防部配給電訊發展室員工眷屬居住,近年配合國防部眷村改建時程,土地將被收回。村原有109戶居民,大部分居民於領取拆遷補償金後已遷離,少部分則獲配購他處軍宅。目前仍有21戶住在原址,大多為年邁或貧困無力遷居者,正面臨社區人去樓空,宵小橫行以及公設損壞無人維修等冏境。

目前國防部和部分住戶尚未能取得協議。住戶不願搬離,國防部也不再負責社區維護。目前台貿八村只有五分之一的房子有人住,大部分空屋則成了小偷下手的對象,房子的鋁窗、鐵門多遭拆缷一空,有些空屋還曾發現遊民佔住,已成治安隱憂。由於居民紛紛遷離,甚至村長也搬走了,水電公設等均乏人維修,例如社區自來水漏水問題嚴重,每戶負擔水費暴增,但都無人能出面協助。

012

僅餘住戶多屬年長者,更耽心這裡的治安問題。

位於安泰路的中央印製廠所屬的「中印一村」和「中印二村」也有相同情形。這二個社區是中央印製廠早年建廠時期興建的職務宿舍,中印一村分配給主管,中印二村則供一般職員居住。

027

依中央印製廠的理解,這是職務宿舍,員工應於離職或退休後交還。但是廠方與部分居民並未簽定確切的使用期限,早年也未真正依照職務調動的時間分配入住或遷出。幾年前,中央印製廠依行政院命令,要收回被佔用公有官舍時,就遭到部分居民的強力抗爭,甚至發生過流血事件。

 031

 

中央印製廠原有意收回土地,以標售或合建的方式興建新的住宅。但因土地的用途為廠房用地的一部分,不准分割開發。二個社區也就荒廢至今。雖然廠方已收回部分房舍,並封鎖大門防止再遭佔用,但是村內仍有零星住戶出入。

 

中央印製廠規畫,如果土地順利收回,將可用來興建鈔券博物館等設施,對於安坑地區來說,也可以增加一個新的景點。但目前計畫尚未核定,土地取回也尚未完成,二個社區也只好維持目前殘破的現況。

037

位於雙城路的調查局安康接待室,到現在仍維持神秘的色彩。1973年成立的所謂「接待室」並不是用來接待貴賓,而是在白色恐怖時期,用來審訊和關押政治犯與刑事重大罪犯的場所,留美博士陳文成,涉及江南案的陳啟禮、吳敦,以及眾多政治異議人士,都曾在這裡遭審問留置。

036

安康接待所在1987年解嚴後改為倉庫,2009年遭媒體踢爆,接待室內大量散置早期政治偵防的口卡、偵訊筆錄等資料,另外鐵櫃則棄置人體器官標本等,引起軒然大波。調查局緊急移走室內的檔案及人體標本罐,但已讓雙城里居民非常不滿,很多人住在這裡很久,竟然不知道這個地方如此恐怖。

當地居民和民意代表曾要求調查局將佔地800坪的安康接待室重新改造,除了整理四周環境,也要將場地活化,例如改為公園或民眾休閒空間,供大眾使用。

當時回應民眾的訴求,調查局曾同意研議,將機關用地的使用分區進行變更,以利後續規畫。可惜四年時間過去了,調查局在這方面並有有任何動作,更沒有進一步規畫的構想。直到今天,安康接待所仍維持陰森森的氣氛。

 

原刊於安坑有好報第三期2013年12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