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長壽有什麼秘訣?住在安坑四城的邱聰文生於民國2年,今年剛好滿100歲,如果以虛歲計算,今(2014)年1月4日,正好是他101歲生日。邱老先生和今年92歲的太太說,長壽的秘訣就是多嚐人生的酸甜苦辣。

長壽飲食是什麼?大概就是蕃薯簽配醃蘿蔔吧!

邱聰文是家中長子,祖先多代前就從土城遷來安坑四城,家中只擁有山邊幾畝薄田,土質單薄,收成不豐。十四歲時,日本三井企業在三峽竹崙到滿月圓一帶開闢大批茶園,他就跟著父親到山裡三井企業開山種茶。那時幫三井企業種茶,從整地到種上茶樹,一甲地可以收幾千元,但是扣掉給工人的錢,所剩也不多。為了多賺點錢,凡事盡量自己來,小小年紀就做著超過體力荷的工作,首嚐人生的艱苦。

1934年,日本在亞洲地區發動侵略戰爭,大多數國家對日本採取經濟抵制,茶葉外銷前景黯淡,三井企業的茶園開發也接近停滯,茶工紛紛失業,勉強留下來的,一天的工資也只有20元,還不夠買一斤豬肉。

23歲時,邱聰文和他的父親回到安坑,在山區闢田種稻、種蕃薯、芋頭。山區的田地很難種植,加倍的勞力都達不到滿意的收成。二戰末期,聯軍轟炸台灣,位於市區的政府機構和日本住宅區紛紛疏散到山區來,現在的四城山邊和交通部檔案室的位置,分布許多台灣銀行的辦公室和職員宿舍。

邱家的山田也有部分遭到佔用,對已經貧困的家庭來說,更是雪上加霜。由於家中食指浩瀚,為了增加收成,邱聰文在附近租了一塊地耕作,當起佃農來了。

戰後,地主要求漲地租,邱聰文無力負擔,經過地方人士介入協調,決定借款1000元外加三年的稻穀收成買下這塊地。可惜這是他人生最重大一次挫敗,因為無法支付沉重的借款利息,三年後這塊地仍得忍痛轉手。諷刺的是,過後不久,政府就實施耕者有其田政策。辛苦半天,田產就這樣擦身而過。

回想這一輩子,邱聰文認為人生仍是苦多於樂。尤其是早年的生活,常常求得三餐溫飽而不可得。為了貼補家用,家家養豬、養雞,豬要養滿一年才能賣錢,豬要吃地瓜、地瓜葉,而這也往往就是人的食物,尤其準備賣錢前幾周,要給豬吃好一點,多增加一些重量。邱聰文說,那個時候,豬吃得都比人好。

因為家貧,又須做粗重工作,以當年處境,很難找到女人願嫁進門。邱聰文一直到37歲時才娶了邱太太。邱太太原是三城人,嫁過來後,一樣過著苦日子,每天3-4點就要起床升火煮飯,5-6點下田工作,一直做至天色昏暗才回家。

安坑四城是早年安坑內五庄之一,大部分居民祖先來自漳州詔安。四城平地有限,早期農民除開闢梯田種稻,不少人在山坡地種茶。有段時期,台灣農林公司在這裡推廣種植柑橘,附近闊水坑谷地,種滿了椪柑,味甜多汁,是文山地區出名的柑橘產地。

邱聰文夫婦的大半輩子,十足是早期種田人家的寫照,種稻、種茶、種柑橘,總是不脫繁重的農事 。沒日沒夜勞動,只能換來勉強的溫飽。還好中年以後,兒女長大獨立,工作收入尚稱穩定。大兒子在台北菸廠工作,二兒子從事裝潢業,家中成員已經到了第四代。

人生再艱苦,最後也是這樣過來了,只是邱老太太難免抱怨,以前日子這麼苦,大家還是勇敢繁育後代,現代人卻流行晚婚甚至不婚,就算結了婚,也是晚生或不生。邱老太太笑著說,如果都照以前人的生小孩的速度,以他們的年紀,家裡早該五代同堂了。

邱老先生、老太太除了一些老人常見病痛,須定期到醫院取藥,日前因跌倒受傷,行動稍微遲緩外,健康情形大致良好,在此之前,還可在附近爬爬山。他們固定看診的耕莘醫院林恒毅醫生即將來安坑擔任安康分院的院長,以後看醫生更方便,這個好消息讓他們很開心。

祝福邱老先生生日快樂,老先生、老太太健康長壽!

 

原刊於安坑有好報第三期2013年12月

廣告